英语翻译 高中教育 初中教育 小学教育 请家教 做家教
当前位置:首页 - 家教资讯 - 教育新闻
大学教师状告两研究生诽谤 学生下跪道歉遭拒
作者:泉州益思家教网  发布时间:2011-07-12 22:43:34  阅览数:427

2011年6月27日,一则刑事自诉案件在沈阳市皇姑区法院开庭审理,沈阳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环境教育专业教师韩建宇以涉嫌诽谤罪将该学院两名研究生陈锋(化名)和杨晓(化名)告上法庭。

  韩建宇认为,两名学生在该校百度贴吧中发的帖子捏造事实,对他的人格品德进行侮辱,严重损害了他的教师形象和尊严,因此要承担刑事责任。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网帖引发诽谤争议

  2009年3月3日,一则网帖出现在沈阳师范大学百度贴吧里,引起了同学们的关注。帖子称:“上沈师的同学注意,有一个老师千万不要选,坑害学生还没有师品,这个老师是马院的,名叫韩建宇,此子SB无敌,而且人品极差,课堂上只要手机响,考试不过;日常向同学索要财物,不给,考试不过;是他的学生都叫苦不迭。他手下一个研究生,女生,研三,回家结婚,此子竟然不给假,还通报批评。女生不服气,上告学校领导,领导出面调解,此子依然,并告知女生毕业论文一定不给过。致使女生现在处于半疯状态。在学校无人问津。毕业论文也搁置。敬告各位同学,一定不要选他的课,各位新同学也注意不要选他所在的专业。这种老师不值得学生尊敬!”

  此时的韩建宇对帖子内容并不知情,几天后在与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交流时,院长的一番话提醒了他。

  “谈话时他问我,知不知道网上都在怎么议论我,并说网上有反映我问题的帖子,让我好好想想。当时我并不知道有此事,所以回来后找了一下,才发现了帖子。”看了帖子内容后,韩建宇感觉头顿时大了几圈。

  通过搜索帖子ID,韩建宇得知该帖子的用户名是陈锋。而陈锋则是韩建宇所在专业的学生杨晓的男友。韩建宇认为,杨晓是因为在自己上学期教的科目“生态学”中挂科怀恨在心才唆使男友上网发帖侮辱自己。

  2009年4月8日韩建宇向沈阳市公安局文保分局报案。2009年5月20日文保分局警官对韩建宇和陈锋分别做笔录,陈锋承认帖子是他所发。

  之后,陈和杨多次找到韩建宇道歉寻求和解,还在贴吧里发了承认错误的道歉信。6月19日,陈锋的父母及陈扬二人来到韩建宇的办公室道歉。陈、杨甚至下跪苦苦哀求韩建宇原谅他们,但因为他们改口辩称帖子并非陈锋所发,韩建宇认为他们的道歉不坦诚,因此不能接受。双方随后发生肢体冲突。

  7月初,沈阳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工作人员、学生、家长、学校领导和韩建宇在学校办公室开了个碰头会。“只要陈、杨承认诽谤我,澄清事实,我本打算原谅他们,但会上陈锋不但没有痛快承认还污蔑我打了他,我原谅他了,他就觉得我软弱,倒打一耙。”韩建宇说。

  最后的一次调解机会也随之破灭。

  2009年11月23日沈阳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对杨晓罚款200元。公安局对陈锋则查明他在诽谤案中提供虚假证言,但是情节轻微,决定不予处罚。这样的结果让韩建宇难以接受,他认为实际发帖人是陈锋,他已经在公安局做了笔录,现在是由杨晓来“顶包”,他于是决定起诉陈杨二人。

  是否构成诽谤?

  6月27日的庭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网帖内容的真实性和造成后果的严重性。 

  韩建宇认为此诽谤帖子是两人一起发布的,并不是杨晓一人所为,陈锋也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针对帖子的内容,韩建宇认为不属实,他对上课手机响的学生的处分只是扣学分了,这是按学校课堂纪律来的,他日常并没有索要财物,女研究生是无故旷课并未请假,也理应受到学校相应处分。

  他还认为,帖子共4篇,发布在公开媒体百度贴吧,帖子使用了“变态”、“SB”等侮辱性的语言,并且杜撰事实。截至2009年5月7日,帖子有2235人点击浏览,其中35人回复了跟帖,从跟帖的内容中可以发现,其中有他正在教授的学生,不明真相的跟帖者在跟帖中既有对他的辱骂,也有诸如“捅了他”、“杀了他”等威胁性文字,令他有口难辩,给其身心造成严重伤害。

  陈锋辩称:他不知道女朋友什么时间用自己电脑发的帖子,帖子发了几天后杨晓才告诉自己,5月20日公安局文保分局找到他的时候,为了保护女朋友,才承认帖子是自己发的,因为女朋友是韩老师的学生,还要上韩老师的课,怕她遭到报复。

  陈锋说:“我们后来删掉了帖子,并在贴吧发了3篇对韩老师的道歉信,杨晓也受到了200元行政处罚罚款。我和父母曾找到韩老师道歉,我和杨晓都跪下了,韩老师态度很差,让我们难以接受。”

  杨晓也向法庭讲了自己发帖的原因,2009年3月开学,韩老师告诉她上学期期末考试她有一科没过,让她想想该怎么办。杨晓说:“当时我听后不相信,自己觉得当时答的还算可以,平时也无任何考勤问题,不会不过。有的同学知道后对我说韩老师平时怎么苛刻、怎么不通人情和一些索要财物之类的话,还说都是因为自己没送人情韩老师才不让过。”

  杨晓说:“有一次课后韩老师留下我谈话,并多次问我到底想好该怎么办没。我才委屈到在网上用男朋友陈锋的用户名来宣泄。事情发生后,我们一直向韩老师道歉,我们毕竟年轻一时冲动,缺乏思考才做了这件事,我们并没有想把韩老师怎么样。”

  陈锋和杨晓并不认为这篇帖子会给韩老师带来恶劣影响,“帖子只是发在了校园贴吧里,也不会让全世界都能看到,影响力有限,并且文保局已经判定发的4篇帖子因为时间间隔短、内容基本一样,实为一篇帖子,并不是韩老师说的‘多次诽谤’,构不成‘情节严重’。”

  老师该不该“较真儿”?

  杨晓告诉记者,韩建宇是学生中公认的比较“较真儿”的老师,平时上课讨论都不允许学生有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他一个劲儿地让我自己想应该怎么办,我又没处说,很难受才发了帖子,我也很后悔。”杨晓说,哪个学生跟老师没点矛盾,当时发帖子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也道歉了,也发帖公开认错了,还下跪了,公安局也处罚教育批评我们了,这还不够吗?难道就要一棒子打死我们才行,现在我们也是希望实现和解。

  韩建宇也承认自己是个“较真儿”的老师。1998年从东北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他赴日本北海道大学继续读书,随后的7年里,他先后完成了研究生、博士、博士后的学习。2006年1月回国后,韩作为海外优秀人才被沈阳师范大学引进。

  回忆那段留日学习的岁月,韩建宇说,北海道大学是日本的老牌大学,有着严格的学术氛围,不分上课下课,教学楼24小时灯火通明。学生与老师的师生关系很单纯,就是看学术成果到没到位,没有人情可讲。培养的学生都是一流的,学生上大学就是为了学习,学到真正的本事。

  “在日本,老师是非常受尊敬的,学生可以自由发表学术论断,甚至争执,但不会因为被挂科而仇视老师。我下一届有个日本学生因为答辩不合格没拿到毕业证,但每年导师年末会餐,他也参加,他和导师的关系很融洽。因为他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没达到毕业的标准才没毕业。”韩建宇称。

  然而,韩建宇的“较真儿”却并不适应回国后的教学实践。

  韩建宇告诉记者:“杨晓虽然挂科了,但还可以重修,我是严格按着标准给的分。按学院的规定,挂科后重修学生毕业成绩单上只显示该科及格,不显示成绩。我已经做出了让步,允许她重修后,成绩单上仍给出成绩,但杨晓坚持让我直接给她提高分数,如果给她提高让她过了,那以后别的学生也会来找我求情,这让我怎么教。” 

  “他们捏造说我平时上课收钱,不给就不让过,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有证人或者证据吗?根本就没有,完全是捏造和报复。学生怎么看我,连同事都说我师德有问题,如果不追究清楚的话,我一生都要背这个黑锅,将来任何一天都会有人说看你当年怎么怎么样,这将成为我一生难以卸下的负担。更讽刺的是,陈锋是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研究生,杨晓则是教育系的研究生,他们将来也会从事教师行业,可想而知是个什么样的后果。”

  “我从不后悔自己的坚持。如果妥协,放弃原则,当那样的老师很可怜。老师的尊严和荣誉也不复存在,只是挣个工资。这样当老师和我来到学校之初的定位是不同的,我不想混。很多函授的本科学生,给我的毕业论文全是抄的。这样的论文我都是拒绝批改,别的老师有的拿过来还在那一板一眼地改,他们明知道是抄的,但也没办法只能妥协。学生花10分钟抄,老师花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改, 这种事我不会做。”韩建宇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老师表示,大学里学生逃课、上课玩手机、论文抄袭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多数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哪个老师上课点名或者考试过于严格,在学生中的口碑都不会好,因此,不管法院的最终判决如何,这起纠纷都应该引起高等教育界的重视和思考,我们的老师该不该对学生“较真儿”,我们的大学该不该对学生“严”起来?

收 藏】【打 印】【关 闭